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正文

怀念一只乌龟

妹妹搬家前,送来她养了四年的乌龟。不喜欢,不想养,玻璃缸都端来了,只好留着。那是冬天了,乌龟还在缸底来回散步,弄出咯噔咯噔的声音,怪烦人的。天逐渐冷,乌龟逐渐动的少,最后动也不动了。

宇说它要冬眠,要给他弄点沙子来盖,几里外拎回一兜沙子倒进去,把它埋在下面。开始它好像不情愿被埋,只让你看不到它的头和脚,过几天,它才把自己藏到沙子底下。它冬眠了,我省了心,想,等你醒来,就给还回去。

春暖,它爬出沙堆,换去沙子,倒入水,开始它懒得动,后来开始慢吞吞的爬,给它龟粮,它不肯吃,掂掂它的分量,很轻。打电话让妹妹给拿走,妹妹说你先喂着,只好喂着。

闲的时候,蹲在缸边看它,它几乎不闲着,在小小的缸底来回爬,看它被囚禁的可怜,拎它出缸,它缩头缩尾,四条腿紧紧的盘进龟壳中。轻轻地搁到地板上,退到一旁看它,大约一分钟后,它先探出头,左右观看,确信没有危险后,再放出四腿爬行。看着广阔的客厅,它很是犹豫了一阵,然后向宇的卧室爬。

我悄悄跟上去,敲了下龟壳,它立即停止爬行,缩进壳里。如此反复几次,它胆子变大,对我的触碰几乎没什么反应了。晚上,它在床底悉悉索索的弄出响动,捉它出来。它开始进食,虽然吃的很少,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吃。第二天早晨。再给它拎出来,它胆子大了,爬的也快多了,它在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穿梭。

它笨,经常会爬进死胡同,爬进床和柜子的夹缝里,就是不知道往回退。找到它时,它正昂着头拼命问墙找出路;爬到洗衣机底部被什么阻住。它力气小,一个很不起眼的什么就把他困住。搬开洗衣机时,它收腿缩头作听天由命状。但它也很聪明,绝不在同一地点被困,它应该有很强的记忆能力。

随着放风次数的增加,它对玻璃缸很不喜欢了,除了吃东西,其余时间它都在努力寻找突破口。把身体直立起来,头几乎要探出缸外,就像个被抱掼了的婴儿,除了吃饭睡觉就想出去逛逛。现在,我能清楚的看到它吃食的样子。它的视力、听觉、记忆都很好。

当我拿起红色的龟粮袋,在它头前晃动,它能很快辨别出来是它的食物,飞快的转身靠近我。让塑料袋发出声音,它一样的反应敏捷的扑过来,并用后腿托起身体,颈子伸到最长,几乎是想来抢食物,完全没了那个慢吞吞的蔫样子。饿的时候,它狼吞虎咽,噎的抻脖子,直拿前爪子摩擦脖子,帮助食物下咽。吃的差不多了,才细嚼慢咽。

一个多月下来,它的体重几乎要比冬眠醒来时重上一半。它兴致好的时候,还会陪着那人玩。那人以自己的身体为坐标,往南,缸里的乌龟也往南,转身向北,它也转身向北,再往南,它迅速转身跟上,反复多次,那人和它都乐此不疲。我一旁观看,乐不可支。小东西越来越可爱了!

几天前,又给它放出来,隔了一天来找,它爱去的地方都翻了,没有。没当回事。想,饿了,它自己会摸出来的。又隔了两天,家里没有动静。打了电筒,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,还是没有影子。心存了侥幸,它会摸出来的。已过去五天,怀着焦急的心,把家里所有腿朝地的东西都挪了位置,它真的不见了。难过,自责,要不是给它自由,它肯定还好好地活在玻璃缸里!

金传如

编辑:黄元明

搜索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