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正文

我想做一只猫

去年六月份,闺女也捡回来一只流浪的小猫,起初我是以一百二十分贝的嗓门阻挡它入驻,奈何,三票二胜勉为其难,我们给它取名叫丢丢,想必是被弃养的,因为它看起来不似其它流浪猫般不堪。黄色带着条纹的毛色,一副怯生生的黑葡萄滴溜溜的对着你叫唤,猫呜  猫呜。一下子家里就忙开了锅,要打疫苗,要洗澡,要添置它的生活起居一应俱全,妥妥的毫无防备的丢丢就开始以小主人自居了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闺女无暇时,我也心甘情愿地当一名任劳任怨的铲屎官了,丢丢有傲娇的脾气,有粘人的性格,有漂亮的毛色,有见风使舵的机灵。老舍在《猫城记》里写过这样的句子,大意是说“一根鸡毛,一个线团……等等都是它的玩具,一头撞门上,桌腿上,撞疼了也不哭”真是活灵活现,没养过猫的怎知其中之乐。季羡林钱钟书都爱逗猫,钱老甚至夜半听到猫叫来不及穿衣手持竹竿与猫打架,殊不知他所打的那只猫是隔壁林徽因梁思成所豢养的,打狗看主人打猫亦然,所以,传说他们邻里关系紧张不是空穴来风。

毫不夸张的说丢丢的待遇绝对超出我的生活水平,它有各种进口食品和零食,更有诸多稀奇古怪的玩具,朋友来咱家是要给丢丢送礼物的,虽然,她们非常想抱一抱它,哪怕摸摸它也可以,这些礼物丢丢照单全收,所有亲昵的举动一概拒绝毫不留情。看着它对着窗外发呆,揣测它是否也像人类为爱跌跌撞撞。

虽然残忍畜医已经剥夺了它繁衍的权利,它成了一只不折不扣的丢公公。但是,它始终是性感而有品味的,说道性感跟品味,不由得想到马云当初为商城取名天猫的奇思妙想,想当初马同学灵光乍现——天猫二字,反对声不绝于耳,太土了,太正统,太直接,缺乏想象力……。小马同学说:猫,代表时尚、性感、潮流、品质。不得不承认,马同学太毒了针针见血,一招致命。试问,现在还有谁能拒绝天猫?

看着丢丢6.9KG的肥硕身躯,懒懒的睡觉打呼噜,抓到一只误闯的蚊蝇就好像胜利者一般在屋里耀武扬威的没心没肺,好生羡慕,凭什么?丢丢不用工作就可以生活的如此惬意。

而我,除了工作,还要面对职场的鸡毛蒜皮跟尔虞我诈,我想做个温良恭俭让的老好人,别人就会蹬鼻子上脸。我曾呼啦一下站起来对着某人说,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的肆无忌惮,对方立马偃旗息鼓调转风向满脸堆笑。姐想学像耶稣,别人打完左脸在让其打右脸,怎么也做不好,即便不说话也是凌然不可侵犯的臭德行杵那呢。

我想做像丢丢一样的猫,无拘无束,咬着尾巴和着阳光圈圈绕绕就是一日。做一只猫,做一只丢丢一样的猫。振聋发聩后就像被点了穴,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,行为呆滞,思维短路,倒茶碰翻水杯,喝水呛着喉咙,走路绊着脚趾。书里说“生命中许多事情,沉重婉转至不可说”,因这句话拍案而起,惊怯至无路可退。

自己每天都跟旧我做殊死搏斗,今天要读《民数记》十至十八章,这是硬性指标,在读《百年孤独》一个章节,这部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品,读起来尤其崩溃,雷同的名字搞的我云山雾罩,还是金庸的更对我口味。罢了,案台上有一本加西亚的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等着我去啃食。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?做丢丢多好。敢情只因那句:外物之味,久则可厌,读书之味,愈久愈深。

张阳

编辑:黄元明

搜索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