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正文

父亲的菜地

城市的南隅闲置着一片空地,据说已被征用只是暂时未作开发利用。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,与即将投入的商业建设预期带来的丰厚回报相比,有些暂显“土气”。这里不比农村,城市的坐标位置,寸土寸金。

这难得一见的城市中心的沃土,两年前还是杂草丛生如今已演变为庄稼遍地。沿中都大道前行,临近政务中心,翻越路旁人行道上的土坡,眼前可见一片喜人的新绿。只想起诗人笔下的桃花源,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.....眼下虽无桃花可赏,却也有别样的景致。这里经劳动者日复一日地开垦、播种,如今已种上了一畦一畦的应季蔬菜,玉米已经抽穗,番茄挂满枝杈,豆角爬上了篱笆......我搜寻着,哪一块才是父亲为之播种的希望。

小暑来临的季节,“梅姑娘”暂缓脚步,地里庄稼的幼苗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,正张开干裂的嘴唇期待饱尝甘霖的润泽。父亲即是充当了抚育她们的责任,不然怎会如此这般执着。每天从家携带农具驱车来此,就为侍弄、陪护她们茁壮成长。接连无雨天,父亲寻找就近的池塘一趟趟来回挑水浇灌,与她们一齐在日头下暴晒,除草、施肥毫不懈怠。

父亲每天忙至傍晚才回家,裸露的肌肤被晒得黝黑,清瘦的脸上显得有些劳累,肩头总是背着一个口袋,打开来是可供第二天全家人享用的绿色蔬菜。我们一家是获利者,一直无条件的享用父亲的劳动成果。其实,关于这件事我是处于被动与矛盾的两难境地,一方面坚决反对父亲种菜,只希望他能在身体康健之时好好地享受生活,做些身心有益之事。可父亲偏偏闲不住,不是骑车几十公里外垂钓,就是忙活菜地;另一方面拒绝老人的一片好意实在于心不忍。这样的接受其实远比拒绝还要难。别无他法,顺者为孝吧。父亲这些年苍老了许多,一头稀疏的白发与一双布满老茧的双手是他劳动不辍的见证。每次见他总忍不住想抚摸他有力而粗糙的大手,当年父亲就是用这双手撑起了我们这个四口之家,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说,最想说,爸爸,您该歇歇了。一时却只能无语。

记得那个雨夜,接过父亲踩着自行车数公里从菜地采摘回来的一袋蔬菜,很沉。很沉。他满身泥泞,被雨水打湿的脸上挂着疲惫。转身,突然想哭。殊不知,那是一袋怎样的菜啊?雨天被连根拔起的小青菜上沾满了各种杂草与稀泥巴,细碎得无法挑拣,换作平日在菜市场里,我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看一眼这样的菜,但从父亲手中接过菜的那一刻,我满怀敬畏,我知道那是父亲从菜地捎回的给予儿女满满的爱。父亲被雨水打湿的脸,转身离去的背影深深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。

次日,我弯腰于厨房,整整一个多钟头才捋出头绪。那日的餐桌上,素炒青菜是我至今无法忘怀的一道美食,胜过世上珍馐无数。

有时,抱怨与劝说对于父亲这样性格倔犟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,他总是爱说,劳动也是锻炼,种菜没什么不好,难得有这个条件可以让家人吃上放心菜。我不以为然地想反驳却又沉默了。我了解父亲,他比任何人都懂得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的真意,他属于他们那个时代,吃苦隐忍、善良耿直。父亲今年七十一岁,我已深知与之共处的时间弥足珍贵,但凡有空我便带上孩子去父母家,陪他海阔天空地闲聊,乐此不疲。父亲是名军人,一名老共产党员,退休以后,政治觉悟依旧不减,他关注时政、喜欢分析国际形势。每晚的《新闻联播》以及九点之后的《海峡两岸》节目是必看的,我们也争论,但爱国爱家的共识始终保持一致。

偶尔我会路过父亲的菜地,远远看看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,即便只是短暂的美好,确如此珍贵。城市南向发展的形势刻不容缓,那片土地不久即将成为地标型建筑用地,父亲的菜地也将被商业的繁华所掩盖。未来,不管城市如何发展变化,我们内心的那处桃花源始终存在。

高登雁

相关阅读 父亲 菜地

编辑:黄元明

搜索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