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正文

父母安康我即年少

这季节进入秋的深处了, 我难得有空赖在周日的慵懒中一会儿。这时电话响了,是妈打来的:“今天我不上班,你们都回来吃饭!”

妈今年已经69岁了,身体硬朗,耳聪目明,勤劳质朴。她幼时贫苦,没读过几天书,种田忙碌到五十多岁,我们姐弟几人都读书工作之后,父母便丢下农田在街道边的家里做点小生意,母亲便开始了她人生中不懈的打工生涯。因为她做事认真,态度积极,任劳任怨,对人和气,所以老板同事们都尊敬她、喜欢她,一直请她在工厂里做着,不因年龄大而将她拒之门外。她在车间里每天早到晚走,做事也都勤恳负责,因为没有家庭负担,又能体谅同事们的家庭困难,经常帮助他人协调加班时间,照顾同事家庭中时间困难,同事们都敬重她,关系很融洽。她自己也因为在工厂上班,年龄最长但做事一点不落后,在我们晚辈面前很有自豪感。

父亲早年一直在工厂做财务,企业倒闭后就在家做些小生意。闲时便与母亲在屋后的空地开荒,种些瓜菜豆果之类的,老俩口始终保持着勤劳俭朴的生活作风,与人为善。父亲的门前总有些老朋友聚着,或闲聊国事家事,或摆棋博弈,也有文化较低的邻居亲友会来找父亲帮着弄一些写写画画的小事情,父亲乐于相助,且更乐在其中。母亲上班之余开荒种出来的蔬菜,总是葱郁茂盛,品种繁多,父亲时常打电话催促我们回家去拎些新鲜的蔬菜回来,自豪着他们这些无任何污染和化肥的绿色食品,邻居和相熟的路人也时常可以得到母亲的馈赠,他们的生活简单质朴,吃着自己种的蔬菜,两个人忙碌的身影也辉映在季节的更替中。

我曾经以为儿女尽孝便是让父母不必做事,清闲无事吃好穿好住好一切都好,一次次劝说着母亲不必那么辛苦,早出晚归地在工厂忙碌;父亲风雨兼程地顾着他的小生意,还帮着母亲开荒垦地,点豆摘瓜。平时老俩口还省吃减用,以食蔬菜居多,我以为他们太辛苦,自以为是地与他们争吵,强硬地要求他们以我想像的享福标准生活,而无论我怎么要求,他们或生气拒绝,或不予理睬,最终仍是以我的失败告终。

再年长一些,见到身边更多的老人,了解他们的愿望无非是子女一切顺当不用操心,自己身体健康不必儿女挂心,当他们健康、快乐时,更愿意以饱满的状态去劳动,去证明自己还没有老,还有能力去帮助儿女或者他人,不老或者不成为负担其实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,这样,对于这种付出,便是他们最幸福的了。

于是,我便不再要求父母完全呆在家里做悠闲老人,我尊重他们,随便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,同时祝愿他们永远健康。回娘家后,我会主动找他们要蔬菜,要他们种出的豆瓜之类,母亲总是欢喜地拿着大小塑料袋,一样样地装着,同时还向我介绍我不知道的其他物品,父亲来来回回地帮着递东西,我会像个娇生惯养的公主一样坐享其成,这时候的父母,就像年轻人,满足他们未成年孩子的要求,充分地展示着他们的朝气和活力。看着他们麻利而欢快的身形,我觉得我成了还没长大的小姑娘,可以慵懒地赖在娘家的床上,尽情地享受着父母的宠爱。而此时的父母,对于我懒惰地享受着他们的成果,反而很开心,全然不似我幼时对我的严厉和苛责。

原来,父母安康,我即年少。他们的安康,令我对生活充满了感恩。我回到娘家,母亲有时在工厂上班,我会去找她,母亲时常会远远地看到我或者同事告诉她,母亲便会迎着我跑过来,她矫健的身形会令我幸福而感动,眼泪会溢在我的眼中,这时候的天空是那么地蓝,生活是那么地美好。虽然我们时刻准备着为父母尽孝,但此刻我会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可以安宁而健康,只要父母安康,我们就可以永远年少。

欧琳琳(南谯)

相关阅读 父母安康

编辑:黄元明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搜索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