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正文

来安老县城之东门记忆

听老人说,来安老县城共有东、南、西、北门以及小南门、小西门等六个城门。我记事时,护城河仍绕城一周,城墙只留下了黄土埂,上世纪五十年代修成环城马路,至于城门,更是杳无踪迹,然而,人们仍用它作为地理位置的称谓。我家住在东门口附近,因此,东门外便是我儿时郊游、玩耍的乐园。

一出东门,视野立即开阔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由蓝天、绿地和碧水组成的的风景画,令人心旷神怡。迎面的一片湿地里长满了芦苇,起伏的绿浪中,两间龟壳形的瓦房顶若隐若现,宛如水榭;那此起彼伏、悦耳动听的虫鸣鸟唱声,牵动着孩童的好奇心。因此,我们常结伴顺着窄土埂钻进芦荡,那芦柴叶散发出煮粽子般的清香,令人陶醉;翠鸟、野鸭飞来游去,生机盎然。顺着“吱吱吱”的鸣叫声,可以逮到叫油子,这是一种体形硕大的青蚂蚱,把它装进小篾笼里,喂南瓜花,就能在家里欣赏“音乐”了。有时还把掏到的螃蟹、钓到的黄鳝带回家,虽然这些东西当时很不值钱,但我仍为自己的收获感到自豪。

与芦荡一路之隔的“东门大塘”, 边滩长着苍蒲和水膏药等水草,平静的水面时而被游动的鱼儿划出道道燕尾形的细浪,时而被跳跃的鱼儿激起层层环状的涟漪。隔三岔五,会有一两叶扁舟在这里捕鱼,渔夫用长篙点击水面,船上的鸬鹚便争先恐后跃入水中,敏捷地游来游去,忽潜忽浮。由于它们颈脖下方都扎着细绳,逮到鱼后无法吞咽,便昂首含鱼,扑着翅膀游向渔船,十分有趣。

因城里的井水有涩味,街上的茶馆、水炉和洗澡堂都使用大塘的水,周边菜农也用这里的水浇菜,每天早上,来来往往挑水的人哼着号子,奏响了东门晨曲。

顺路东行一里,越过芦荡,右边有一个占地两亩多的平顶大土丘,名曰“顿丘山”。这是我最早爬上并经常光顾的“山”,登高远望,春麦、夏禾给大地铺上绿地毯,午秋二季又换上了金被褥。山顶上的向日葵宛如亭亭玉立的仙子,它们金黄的花朵始终向着太阳,又像列队看齐的士兵。

路北冯家花园中的六角凉亭下,常有人在这里歇脚、赏花。红玫瑰、紫罗兰、黄秋菊、白玉簪,五颜六色,四季芬芳。我在这里不仅认得了不少种花,同时更被那五彩斑斓、飞来飞去落花丛的蝴蝶所吸引,乘着清晨的露水,选漂亮的捉来几只,夹在书本里做成标本,然后互相展示、比美,享受着被称赞的喜悦。

再向东一里,便是对河桥,清澈的来河从这里蜿蜒流过。河埂上春天的茅杖(未长出的茅草花芯)、夏天的覆盆子、秋天的山里红随处可见,这些都是我们常来采摘的野果。至于深秋那一串串鲜红的枸杞子,当时是无人问津的。暑期,这里又是我们游泳的最佳场所,一跳进水里,顿觉清凉舒适,暑气全消。这里有大人,有小孩,有的搂狗刨,有的扎猛子,非常热闹。渴了,可随时张嘴饮用河水。如果呆在水里不动,身边游来游去的小鱼会啄你的乳头,又麻又痒,可就是抓不到它们。在这里,我学会了各式游泳……

如今,对河桥已和县城连为一体,蜿蜒的来河早就改道取直,目前在整治污染的同时,建成了桥头公园。那虫鸟鸣唱的芦荡变成了繁华喧闹的街道,县城及周围的面貌焕然一新。虽然旧景荡然无存,童年记忆却是难以磨灭的,当年东门外原生态的美景,常常浮现我脑海中。

叶培馨

相关阅读 来安 东门记忆

编辑:黄元明

搜索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