滁州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 » 滁州频道 » 琅琊文苑 » 文章列表

唱板凳

网上下载了胡兰成的《今生今世》看。抛开政治,也且不管他与张爱玲的恩恩怨怨。他的文字我挺喜欢。[详细]

2017-09-25 11:07

来安老县城之东门记忆

听老人说,来安老县城共有东、南、西、北门以及小南门、小西门等六个城门。[详细]

2017-09-25 11:05

父母安康我即年少

这季节进入秋的深处了, 我难得有空赖在周日的慵懒中一会儿。这时电话响了,是妈打来的:“今天我不上班,你们都回来吃饭!”[详细]

2017-09-25 11:00

父亲的菜地

城市的南隅闲置着一片空地,据说已被征用只是暂时未作开发利用。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,与即将投入的商业建设预期带来的丰厚回报相比,有些暂显“土气”。这里不比农村,城市的坐标位置,寸土寸金。[详细]

2017-09-25 11:00

同穿这一身藏青蓝,我与你同在

今天是你参加援疆工作的第十天,现在是晚上十点,我跟儿子都洗完澡躺在了床上,照例逗他玩耍哄他睡觉。每天也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能拿起手机给你发信息,问候远在边疆的你。[详细]

2017-09-25 10:59

失忆

钱副局长最近烦心事颇多:还有四个月就要退休,将要告别这说高不高、说低不低的副局长位置,很怕一下子失去那许多明知虚假却很受用的恭维,每日忐忑着退休后的清淡生活,实在不是滋味,这几天清茶馆的老板...[详细]

2017-08-23 15:57

主妇生涯和咖啡时光

最近不够贤惠,除了喝喝咖啡,啥好吃的也没做。所以,也没啥能在我亲家这个地盘显摆的,就上个小文证明下俺滴存在吧![详细]

2017-08-23 15:55

写给心中那片独家村的竹园

一张周半的照片,笑盈盈地扑向你。一身行头大半是借来,一手塑料碗,一手的炒米团往碗里放。拍完照片炒米团还给别人的时候,听你说我着实的哭了一场,那是我。照片里是我,照片外是你伸过来的手。你是我的...[详细]

2017-08-23 15:54

大话吃喝

关于吃喝事,林斤澜跟他的老朋友汪曾祺有过“一字之争”。汪说,“开会就是吃饭”。林建议,这个应该改成“开会就是会餐”。他觉得有意味的是那个“会”字。汪对林说:“要是改了,就是你的语言,不是我的...[详细]

2017-08-11 17:23

故乡

故乡的原意是出生地或长期生活的地方,而我的词典中的故乡却是故去的家乡。[详细]

2017-08-11 17:21

诗一首

我把心掏给了你/你放在了何处/你放在何处/何处就会殷红/殷红是远古的隐晦/隐晦得如此直白/直白是我的原罪[详细]

2017-08-11 17:19

距离

蛇是孤独的冷酷的,它总是躲在丛林草丛,或者幽深的洞穴里,从不肯轻易溜出来,像大象那般优哉游哉,像鸭鹅在路边散步,像袋鼠或羚羊,在大路上跳跃,或是像牛羊慢条斯理的占据着热闹的公路[详细]

2017-08-11 17:16

也说夏天

夏天,深一脚,浅一脚就趟到了梅雨季,湿漉漉,雨嗒嗒。连心情也濡湿了起来,烦闷,感慨,沉甸甸的感觉,雾数的很。读了子若的《夏日随笔》,觉得有利利索索的清凉,午日当头,青蝉嘶鸣,明晃晃的夏,让人...[详细]

2017-08-11 17:15

父亲的遗言

与癌症抗争了半年的父亲,在今年1月4日凌晨1点38分,放下心爱的农具,驾鹤远去了。我永远记得,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个夜晚,他老人家紧紧拉着我的手,用嚅嗫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告诫我:孩子,咱是农家子弟,...[详细]

2017-07-21 15:26

草泽狐鸣有真味

雪后初霁,或是雨后初霁,看这时候的原野,要么银装素裹,要么油绿绿、酥软软的一片,满是惺忪和生机在,一个名字能给人希望。[详细]

2017-07-21 15:24

云中谁寄薄荷来

炎炎三伏,含几枚鲜鲜嫩嫩的薄荷入口,唇齿生津,凉意盈盈,爽爽麻麻的气息洋溢肺腑,心绪不再烦躁,周身顿觉松弛,无孔不入的暑气似乎也悄然远遁。在这如火的盛夏,倘若少了薄荷,烟火人间便少了几分味道...[详细]

2017-07-21 15:23

细雨落灯花

伴随着雨季的姗姗来临,骄阳似火的天蓦然间变得清爽怡人。清晨推窗远望,山色清秀,雾霭朦胧,枝繁叶茂青翠欲滴,空气中弥漫着恬淡的花香,令人情不自禁闭目神游,惬意畅想:这是何等的人间仙境,让人流连...[详细]

2017-07-14 08:27

林中有隐客

我随于后,看树,望山,听鸟鸣。张老大在前,行色神秘,谨慎而行,他呀,我了解,是个文人,神经质是免不了的,所以,我不在意。他前日在电话中约我去山中访友。我也是个闲散无事的人,便答应了。[详细]

2017-07-14 08:25

遥望欧阳修

我和他,隔了几生几世的烟雨,本无瓜葛,似乎是。黑白时光的明灭闪烁,多少花开花落都已付诸清浊之水,任它东西南北,散尽色形。史学家们的笔管蘸尽砚台的墨香,挽留了又挽留,人潮汹涌,又能有几人到当下...[详细]

2017-07-14 08:24

歌者歌于世

我不大喜欢参加婚礼。说起缘由,无非是婚礼上鼓乐齐鸣,音响震天,那分贝高得从耳际直冲大脑,小心脏都随着一颤一颤的,激动得不由自主,仿佛要脱离主人控制一般和音箱共震。真怕自己一开口,连心脏都跳了...[详细]

2017-07-07 08:30